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与竞争性探讨

发布时间:2022-05-17 22:09:27 论文编辑:vicky

本文是一篇金融论文,笔者认为中美贸易中产业互补性趋势是基于全球化互补效应背景下,由于两国市场环境、产业政策的不同,伴随着国际分工的加深,产业跨国转移的推进及全球价值链的发展不断深化与推进。在这种互补性趋势发展的过程中,对两国经济快速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对于中国而言,美国不仅为中国制造业提供了庞大的出口市场,使中国获得丰富的资金、技术、原材料资源,在中国的美资企业也为当地提供多元化的就业机会。对于美国而言,在中美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同时美国消费者享受“物美价廉”的商品,使美国各个阶层的公民获得实惠。

第 1 章   绪论

1.1   选题背景与意义

1.1.1   选题背景

中美制造业贸易总额从 1979 年到 2018 年増长了百倍以上。金融危机前,中国制造业竞争优势主要集中在劳动密集型领域,而美国竞争优势主要集中于资本密集型领域,两国制造业之间产业呈现出垂直的互补性关系,合作多于竞争。美国提出“再工业化”战略后,中美两国之间经贸纠纷不断,2010 年,中国制造业的产值已经超过美国;到 2014 年,中国的 GDP 也已经超过美国的 1/2 了;同时,中国也从一个加工大国变成了制造大国,从“世界工厂”变成了“世界市场”,还有更重要的,是从“中国制造”升级到了“中国创造”,2015 年中国的科技研发投入已经超过欧盟地区,在全世界排名第二。中国传统制造业竞争优势的减弱,高技术制造业出口数量和质量提高,对美国高科技全球市场的垄断地位产生影响,中美制造业产业长期互补性趋势发生变化。美国为遏制中国高技术制造业升级与大国复兴,不断发动各种类型的经贸摩擦。2018 年,美国对中国频繁实施贸易保护措施,对中国出口美国产品加征关税,其中与美国形成竞争的制造业行业征税覆盖率超过 70%,劳动密集型及高新技术行业成为重点制裁对象[1],说明中美贸易战是制造业之间的竞争。美国频繁实施贸易保护是制造业回流政策体系的重要部分,特朗普政府重振制造业计划的重点在于提升高技术制造业的产业竞争力。而贸易战最终的目的是打压中国高技术制造业、维护美国高新技术制造业优势地位、减少贸易赤字、阻碍中国制造业升级,以长期保持和巩固美国制造业优势[2]。

自中国改革开放到金融危机前,中美制造业产业在经济领域长期保持互补性趋势。进入 21 世纪以来,全球制造业增加值占 GDP 的比重呈现下降趋势,但制造业在国民经济的发展中仍然处于核心地位。随着全球化互补效应的不断演进,美国等发达国家仍占据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高端位置,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凭借劳动力和资源优势积极承接全球制造业产业转移,在全球制造业的地位快速提升。这种互补关系是在基于全球化的背景下,在国际分工深化、产业跨国转移和全球价值链的发展过程中实现的。美国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地位决定了它是利益分配的主导者[1],此时中美制造业产业双边贸易及投资数量不断提高。

1.2   文献综述

根据本文的研究内容,涉及到两方面的核心概念,一个是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与竞争性研究,一个是中美制造业经贸摩擦成因的。本节将对国内外相关文献进行分析整理,并做出述评。

1.2.1   国内相关研究

1.2.1.1   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趋势研究

目前,我国学者对中美两国的经贸进行对比研究,研究前提为中美制造业产业具有互补性特征。中国改革开放至金融危机前,基于全球化互补效应的背景下,中美两国一直坚持合作共赢原则,由于具有不同的市场环境,而且政府方针也有所不同,通过跨国合作以及转移产业链,能够为实现中美经贸奠定条件。连接两个国家产业结构的主要渠道包括贸易、国际直接投资等。本节以中美制造业产业作为研究对象,以中美间经济、贸易、投资等相关性作为界定产业互补性趋势的基础,对国内现有文献进行整理和分析。

1.2.1.1.1   经济相关性

国内学者认为中美制造业产业具有互补性,其基于经济相关性角度进行分析,具体表现为四大方面。其一,具有不同的比较优势。中国和美国在贸易结构方面有所不同,而且各具优势,这也导致了国际分工的不同。在国际上,制造业并不具备比较优势,国内需求为优化产业结构提供动力。通过比较发现,中国和美国具有较大差距。王岚(2010)、俞雷(2014)在研究中提出为了提高国际分工地位,我国不断改进制造业,基于全球视角整合价值链。技术含量比较高的行业必须提高价值链分工效率。在制造行业领域内,我国的比较优势体现在机械和运输设备以及杂项制品等。美国的比较优势体现在资本密集型领域,比如原材料行业、机械运输设备、食品等方面。通过比较发现中国和美国的比较优势不同之处体现在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区别[1][2]。在劳动密集型行业,我国表现出比较优势;而在技术密集型行业,美国表现出比较优势,因此中美两国制造业需要发挥互补优势。夏先良(2010)基于美国研究视角分析了其比较优势,在制造业领域,美国的各项成本比较高,比如需要支付较高的工资税率等,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其低端制造业的优势。为了赢得利润,美国通过转移产业资本,发展中国家负责加工其低技术含量产品,美国则保留其研发、设计等核心业务[3]。

第 2 章   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与竞争性理论基础

2.1   概念界定与内涵

在进行理论分析前,本节首先对制造业产业、制造业产业互补性、制造业产业竞争性、经贸摩擦的内涵与概念进行概括与界定。

2.1.1   制造业产业

作为经济学的基础概念,产业的内涵以及外延性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因此了解产业的内涵是分析问题的关键。产业的内涵分为两种:一是国民经济的部分,如把国民经济分为专门获取自然产品的第一产业,专门从事产品制造加工的第二产业,专门提供服务的第三产业;二是部门内部行业,如主导产业、支柱产业、传统产业、新兴产业等。产业即各种行业及由相似行业组成的国民经济部门[1 ]。

按照一个国家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分工的日益深化,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国民经济可以分为三大产业:以初级产业为主的第一产业;将初级产品二次加工的第二产业;生产与消费同时进行的第三产业[1]。本文重点分析第二产业中的制造业。由于中美两国统计口径不一致,采用联合国统计司数据并参照 ISIC Rev4.0基于 HS92 标准选择 18 个制造业行业部门作为研究范围。

2.1.2   制造业产业互补性

产业互补是指不同国家或地区之间产业要素的相互补偿和相互依赖的关系,互补形式表现在贸易、投资等。日本学者关口末夫将两个经济体之间产业互补性定义分为两类:一类是以政策主导型的产业化互补[2];另一类是以市场主导型的产业化互补,两个国家的产业互补关系是由市场力量形成的,两个国家的产业互补性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是价值链的分工与协作。本文借鉴张丽平(2011)研究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是以市场为主导的,并通过政策的加强加深互补关系[3 ]。

2.1.3   制造业产业竞争性

产业竞争性产生的前提是存在竞争,没有竞争,就不存在竞争力。乔治·斯蒂格勒在《新帕尔雷夫经济学大辞典》将“竞争”定义为:“竞争系个人(或集团)间的角逐;凡两方或多方力图取得并非各方均能获得的某些东西时,就会有竞争[4]。”产业竞争是国家之间经济竞争的主要载体,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将培育优势产业、开拓国际市场作为经济发展的重心[5]。产业的竞争性既包括现实竞争性,也包括潜在竞争性。现实竞争性是一个国家产业固有的竞争优势,对国家间的经贸格局所产生的实际影响;潜在竞争性是一种能力,代表一个国家产业未来可能形成的竞争优势,对国家间未来经贸格局所产生的潜在影响。只有将现实与潜在竞争性相结合,才能利于国家产业结构的升级与发展。制造业产业竞争性是一个国家制造业产业在世界市场的竞争力与潜在竞争力的综合[6]。 

2.2   产业互补性理论基础

对于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的研究要基于全球化互补效应的背景下,全球制造业分工的基础上进行探讨,本节重点分析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赫克歇尔-俄林的要素禀赋理论、克鲁格曼的新贸易理论。

2.2.1   比较优势理论

比较优势理论的正式提出是在大卫·李嘉图发表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中的第七章,亚当斯密提出了著名的绝对优势理论,在该理论中界定了国际贸易,分析了其产生的条件以及原因,阐述了国际分工的演变。大卫李嘉图对该理论进行了发展,其正式提出了优势理论,阐述了政治经济学原理,在该理论中对国际分工的内涵做了进一步界定。李嘉图提出在生产产品方面,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生产效率,而且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产品优势特征,在国际范围内通过开展产品贸易,各国有利于节约成本,只生产优势产品。各国通过比较产品的优势,如果产品具有绝对优势地位,各国在国际分工贸易中可以选择生产该产品。各国利用国际贸易,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成本,节约劳动力,开展贸易分工的双方国家都能从中受益[1]。按照产业分工理论基础,在生产同质产品方面,比较优势体现了各国的成本差异。如果该国在制造业中具有优势地位,这样其也能节约成本,专注于优势领域,在开展贸易合作过程中能够提高经济效益[2]。

每个国家都对自己的比较优势产品有所了解,运用比较优势理论基础,对于该国缺乏比较优势的产品,为了节约成本,应该加大产品进口量。该国的产品供给和需求之间的关系决定了进口产品的替代或者互补效应。如果国内产品供给能力比较弱,则必然会加强产品的互补效应。中国和美国的制造业各方面的差异都比较大,在生产同一种产品时,中国和美国具有不同的劳动生产率以及成本消费。按照国际分工本质内容,基于不同的供给能力,中美会制造异质的产品类型以发挥本国比较优势。

金融论文怎么写

第 3 章   中美制造业产业经贸规模与结构分析 ................. 59

3.1   制造业产业分类方法与数据来源 ................................... 59

3.1.1   制造业产业分类方法 .................................... 59

3.1.2   数据来源 .............................. 64

第 4 章   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分析 ...................................... 95

4.1   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形成的基础 .............................. 95

4.1.1   中美制造业产业结构差异性的界定 .................................... 96

4.1.2   中美制造业产业结构差异性的具体表现 ............................ 98

第 5 章   中美制造业产业竞争性分析 ...................................... 133

5.1   中美制造业产业竞争性形成的基础 ............................... 133

5.1.1   中美制造业产业结构趋同性界定 ...................................... 134

5.1.2   中美制造业产业结构趋同性趋势的具体表现 .................. 137

第 6 章   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趋势变化引发经贸摩擦的机理与成因分析

6.1   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趋势变化的成因

6.1.1   中国因素

6.1.1.1   传统制造业竞争优势减弱,高技术制造业竞争优势提高

基于全球化由互补效应向替代效应转变的背景下,中国要素禀赋结构发生变化。2010 年后,中国劳动力数量红利递减,生产要素成本提升,传统制造业竞争优势呈现消退趋势。一方面,由于中国制造业由低成本向高附加值方向转变,而印度、越南等低水平发展中国家快速崛起。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00-2014 年中国制造业单位平均劳动力成本为 0.399,高于印尼的 0.34 和印度的 0.33,15 年内中国劳动力成本增幅超过 10%,而印尼等新兴国家仅为 5%。另一方面,随着中国传统制造业劳动力成本提高,导致 2011-2018 年国际市场份额呈现持续回落趋势,资源环境约束加大,融资成本难度提高,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持续减弱。

金融危机后,以新材料、新能源、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技术产业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中国制造出口结构由“粗放”向“绿色”转变。2005 年中国高技术制造业出口额超过美国,且领先优势不断扩大,中国强劲的出口贸易增速主要源于美国利用国际第四次和第五次转移将高技术制造业中的中低端制造环节产业转移至中国及新兴发展中国家,导致美国国内高技术制造业竞争力减弱。目前,中国已经连续 13 年成为全球高技术产品出口额最高的国家,随着中国高技术制造业技术进步的提高,国际高技术制造和研发正向中国转移,“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实施,为中国高技术产品贸易带来明显的增加效应,由 2000 年的557.25 亿美元增长至 2018 年 7869.27 亿美元,国际市场份额稳居全球第一。2018年中国计算机与通信技术业作为主要出口行业,占高技术产品出口总额的达到60.0%以上,截至到 2018 年,中国高技术制造业出口额已增长到全国制造业出口额 38%以上。

关于传统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对美国利益有着不同影响,美国发动经贸摩擦时面临着不同的条件。随着中国低技术制造业竞争优势的锐减和中技术与高技术制造业竞争优势的提升,中美经贸摩擦由传统劳动密集型转向科技密集型领域。高技术制造业与传统制造业对美国产生的影响是存在明显差异的,对于高技术制造业来说,美国拥有技术与资本的竞争优势,同时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是其保留产业,而传统低端制造业是美国竞争优势衰退,去工业化向外迁移的产业。因此,这两类产业进入中国后,对于美国所产生的影响也是存在差异的,而一旦出现贸易摩擦,其面临的条件也不同。改革开放至金融危机以来,中国传统制造业竞争优势明显,而美国逐渐的完成了制造业的转型,由合理化向高级化转变,此阶段,中美制造业产品的生产与交换基于不同梯度,两国处于“互补互利”的社会福利区间。由于中美经贸关系具有非对称性,因此,中国过于依赖美国的经贸现状,为美国发起经贸摩擦创造了条件。美国提出“再工业化”战略后,中国高技术制造业竞争优势不断增加,这使得中美制造业生产与交换处于同一梯度,进一步加剧资源竞争以及市场竞争,最终导致贸易战的爆发。

金融论文参考

第 7 章   结论与建议

7.1   主要结论

7.1.1   金融危机前,中美制造业产业以互补性趋势为主

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与竞争性不是静态的、绝对的,而是动态的、辩证的。基于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趋势发生转变,中美经贸关系与国际分工从互补走向竞争,与经贸摩擦的发生存在较强的关联。本文从产业角度分析中美制造业之间的互补性与竞争性,并验证其与中美经贸摩擦之间的关系,得出如下结论:

通过构建产业结构同构性指数,发现 1980-2008 年同构性指数在 0.62-0.73 之间波动,中美制造业产业之间具有明显的互补性,直接替代或竞争的领域有限。中美制造业内部结构差异表现在:中国以劳动密集型的低技术及中低技术制造业为主;而美国是以资本技术密集型的中高技术制造业为主。由于两国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中国处于工业化后期,美国已经进入现代化社会,这也是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形成的基础和前提。

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是两国经济互补性在产业层面的表现,其中包括贸易、外商直接投资等关联效应。中美两国制造业产业通过相互直接投资活动主要通过传统制造业产业转移效应、新兴制造业产业促进效应等机制来影响投资国产业结构的变迁,推动东道国产业结构的调整与优化。同时,通过技术外溢效应、资本积累效应、贸易互补效应、推动中美贸易逆差的产生,是中美制造业产业互补性形成的关键条件。中美贸易中制造业以垂直型产业分工为主,美国贸易条件整体优于中国。中国长期以来在低成本生产要素上具有比较优势,中国对美国贸易优势的商品集中于价值链中下游的劳动密集型产品;而美国在资本、技术方面具有比较优势,美国对中国贸易优势的商品集中于价值链上游的高技术产品。

通过贸易互补性指数(TCI)、产业内贸易指数(IIT)指数对中美贸易中的制造业产业互补性进行实证分析。从贸易互补性指数(TCI)实证结果来看,  2000-2008 年,TCI 指数均大于 1,说明这一阶段中美贸易中制造业产业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其中互补性较强的行业主要集中于纺织品、鞋靴制品、家具制品、金属及制品、运输设备、飞机、航空器、电子精密仪器设备及其零部件等劳动密集型及资本技术密集型行业。2009-2018 年,美国 TCI 指数均小于 1 并呈现下降趋势,而中国 TCI 指数仍保持大于 1,说明 2010 年后中美贸易中制造业产业互补性减弱,其中互补性趋势呈现下降的行业主要集中于纺织、服装及皮革业、木材加工(家具除外)及木、竹、藤、棕、草制品业、计算机、电子及光学设备制造业以及家具制品和其他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和资本技术密集型行业。从产业内贸易指数(IIT)实证结果来看,2000-2008 年,中美制造业产业间贸易指数在 0.5 左右波动,产业内贸易指数在 0.4 左右波动,说明这一阶段中美制造业产业内贸易程度总体较低,两国制造业贸易增量主要来源于产业间贸易。

参考文献(略)

提交代写需求

如果您有论文代写需求,可以通过下面的方式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