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语母语者汉语语篇零形回指偏误探讨

发布时间:2022-04-07 21:04:18 论文编辑:vicky

本文是一篇法语论文代写,本文在全文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针对性的教学建议。笔者认为,如果想减少零形回指偏误的出现、提高学生写作水平,需要学生、教师和教材编写等多方面的合作。学生应当通过阅读培养汉语语感,教师需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在课堂中加强语篇练习教学,教材可以增加语篇衔接介绍版块和练习版块,对知识进行强化。


第一章 绪


1.1 选题缘由及选题意义

1.1.1 选题缘由

从话语分析(discourse analysis)理论被引入到中国,伴随着功能主义语言学在国内的发展,学者对于汉语语言的研究也从“句子为止”转入到篇章分析,从语法结构扩大到语用等领域。我们认识到,在写作和交际时使用的语句并不是孤立的,句子结构、语义相互关联,并受语境影响与制约。许多语言现象已无法用句子语法解释,需要到语篇中去寻找答案。正如陆俭明(2002)认为,“有许多词语,特别是不少语法点,只在一个句子范围内是不容易讲清楚的,而需要在更大的范围内,譬如在语段或篇章中才能讲清楚。”

在对外汉语教学过程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许多学习者在进入到中、高阶段的语言学习之后,偏误往往不是出现在句子结构内部,而是出现在语篇的衔接上。下面我们来看一条语料(来自汉字偏误标注的汉语连续性中介语语料库):

(1) *我的外祖母叫 Bermnadette,那个名字是她的法语名。她1三月一日出生了,她2本来住在佛山,她3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

以上这个句子中,每个小句都符合汉语语法规则,但母语者读起来会觉得冗余累赘。原因在于这位法国学生连续使用了三个有形指称方式——代词回指,而汉语母语者在表达时,则会倾向于省略第二、第三两处的“她”,使用零形回指。从我们收集到的语料中也可以看出,许多中、高级汉语学习者在写作时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这表明语篇衔接尚未得到学生足够的重视。


1.2 研究范围与概念说明

本论文旨在考察中、高级法语母语者在叙述体语篇中零形回指现象使用情况,并提出教学建议。初级水平学习者因尚未具备成熟的语篇写作能力,不在本论文研究范围内。本文将选取汉语、法语叙述体语料,对两种语言回指情况作对比分析,以及通过对中、高级法语母语者作文语料的定量分析,考察零形回指偏误情况,并提供针对性的教学思路。为明确研究对象以及避免术语混乱,现对本文的研究范围与相关概念作进一步说明。

1. 语篇

谈论到语篇时,不同学者使用的术语不同。有些学者使用“话语(discourse)”,有些学者使用“篇章(text)”。本文中的“语篇”采用胡壮麟(1987:1)广义上的划分方法,包括“话语”和“篇章”,指任何不完全受句子语法约束的、在一定语境下表示完整语义的自然语言。因本文以法语母语者汉语习作为考察对象,所以文中出现的语料均为书面语形式。

由于不同语篇文体中零形回指使用频率不同,本文选择了零形回指出现频率较高的叙述体文体。其他文体,例如说明文、议论文、新闻体、广告体、法律体等,对内容和形式要求严格,零形回指出现较少。叙述体语篇自由度高,语篇衔接方式多样,是大多数学习者写作时的选择,语料也相对充足。

鉴于语篇自身与句子密切相关性,本文研究语篇范围内跨小句的零形回指现象。对于小句,我们采用徐纠纠(2003)的定义,即以一个主谓结构(包括主语为零形式)为划分的主要标准,以停顿和功能划分篇章小句为次要标准。小句内零形回指如倒装句、连动句、紧缩句等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


第二章 汉法语篇零形回指现象对比


2.1 汉法语篇零形回指类型对比

2.1.1 汉语零形回指类型

回指是语篇衔接的一种手段。在话语中,当提到某个事物之后,再要论及该事物时一般使用各种回指形式同上文取得照应(王德亮,2004)。汉语回指形式一般有三种:名词回指、代词回指和零形回指。在对汉语零形回指进行分类之前,我们首先要确定如何判断句子中出现了零形回指。

对此,陈平(1987)提出:“如果从意思上讲句子中有一个与上文中出现的某个事物指称相同的所指对象,但从语法格局上看该所指对象没有实在的词语表现形式,我们便认定此处使用了零形回指。”结合本文研究范围为跨小句零形回指,我们在此基础上加上朱勘宇(2002)的判断标准——必须有相应的谓语。

(4) 班主任把没收的书放在讲桌上 1,Ø先没说什么,Ø让顾养民接着往下念。(路遥《平凡的世界》)

例(4)这个句子中,第二小句和第三小句中的处在主语位置上的所指对象没有外显形式,并且有其相应的谓语,我们便认定此句中出现了两处零形回指。再来看下面一个句子:

(5) 这个王满银,①不管在什么时候,②觉得他自己就是这个样子。(路遥《平凡的世界》)

例(5)这个句子中,主语①是王满银,全句只有一个谓语,因此我们认为第一个“逗号”为语气停顿,②处不构成零形回指。而“在什么时候”是一个介词短语作状语,①处也不构成零形回指。因此,此句没有出现零形回指。

法语论文代写参考


2.2 汉法语篇零形回指使用频率对比

经过上一章节的总结,我们可以看出法语零形回指类型较汉语少得多。那么在语篇中,汉语与法语零形回指使用的频率究竟有什么具体的区别呢?对此,我们引用侯合余(2009)年在《法汉语篇名词性共指词语选择实证研究》中取得的数据,对汉法语篇零形回指使用频率进行对比。

在此篇研究中,侯合余为研究法语和汉语名词性指称词的使用偏好,随机选取了法国小说的一些章节,对其中所使用的零代词、代词、名词数量进行统计,并计算这三种指称词在所有指称词中所占的百分比。同时,他采取相同的方法,对法语原文所对应的中文译文也进行了相应的统计分析。

研究中的法语原文分别取自法国著名小说《高老头》、《天真汉》、《卡门》和《木柴》,中文译文为翻译家傅雷和颜湘如翻译。

以下是该研究对法语原文和中文译文名词性共指词使用情况的统计结果:


法语论文代写怎么写

由以上数据,我们可以看出,汉语与法语零形回指的使用频率上有着明显的区别。

法语零形回指使用频率非常低,分别为 14%,4%,6%和 6%,而汉语的零形回指频率分别为 52%,43%,31%和 30%。这是由于汉语的意合性的特点决定的。在汉语中,意义可以明确找回就可以省略,因此汉语零形回指的情况普遍且复杂。许余龙(2003)也在研究中统计过汉语零形回指的使用频率高达 91.3%。而法语是重形式的语言,句子成分要依据语法规则严谨地排列,这意味着这门语言在结构上很难出现某一位置的空缺。


第三章 法语母语者汉语零形回指使用情况调查............................23

3.1 基于语料库的法语母语者汉语零形回指现象统计.....................23

3.1.1 语料选取.................................23

3.1.2 结果分析...........................23

第四章 法语母语者零形回指偏误类型及原因分析....................................33

4.1 法语母语者汉语零形回指偏误类型.......................................33

4.1.1 零形回指缺失.................................33

4.1.2 零形回指过度.........................................38

第五章 针对法语母语者零形回指现象教学建议.......................47

5.1 教学建议.......................................47

5.1.1 教材编写建议..................................47

5.1.2 教师教学建议................................48


第五章 针对法语母语者零形回指现象教学建议


5.1 教学建议

5.1.1 教材编写建议

学生在高级阶段的汉语学习中都开始表达出对写作的需求,而语篇的连贯性和流畅性也是对这个阶段学生的要求。但是目前的对外汉语教材都存在语篇教学不足的情况。教材中如果能加入语篇衔接相关的介绍,将汉语零形回指的特点告诉学生,对学生的写作将会大有帮助。对此,我们建议,教材可以在阅读部分和写作部分增加和语篇衔接有关的习题和介绍。

首先,在中高年级教材的阅读部分,可以适当增加一些和辨认先行词有关的练习题型。例如《新实用汉语 3》第三十八课的阅读部分:

(74) 王安石在去京城参加考试的路上,看见一家门口挂着一个很大的走马灯,上边写着一副对联的上联:“走马灯,灯走马,灯熄马停步。”希望有人能对出下联。

可以针对这段话提出一些问题,比如“对联写在什么地方?谁希望能对出下联?”这样可以让学生意识到汉语存在零形回指现象,也能培养学生辨认零形回指先行词的能力,提高学生的阅读水平。

除了提问的方式,也可以采用选择题等形式。

其次,可以在阅读部分补充对零形回指的介绍。实际上,《新实用汉语》从第三册起就有意识地增加学生对语篇逻辑连接的练习,比如增加会话常用语,让学生注意写作和会话时的起承转合。那么,在阅读部分也可以结合练习,补充对零形回指的说明。我们以下面这段话为例:

(75) 他骑在小毛驴上,Ø也不看路,Ø只想着用手“推门”还是用手“敲门”。他的小毛驴已经从山下的小路走上了大路。这时候,韩愈坐着轿子正从这儿经过。

从这句段话就可引出主语位置零形回指使用的方法。当话题没有转换时,如果一个人连续做出了几个动作,并且间隔时间很短,就可以使用零形回指。当话题话题转换时,就需要再重新明确主语。比如后面主语更换成“小毛驴”和“韩愈”,就需要指明主语。


第六章 结语


6.1 本研究的主要观点

零形回指是汉语和法语共有的语言现象,但是因为两种语言的差异性,以及教学中对语篇的忽视,法语母语者在学习汉语时经常发生零形回指方面的偏误。对此,本文采用语言对比法、定量统计法、定向分析法、问卷法以及访谈法,对中高阶级法语母语者汉语语篇零形回指使用情况作了研究。本文主要观点如下:

第一章,本文明确了研究范围、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对论文研究的理论基础分别进行了阐述,并对国内外已有的与零形回指相关的研究成果作了梳理。从现有的研究情况来看,零形回指在语言学领域已取得丰硕的成果,但是在语言对比和偏误分析方面的研究仍有较大的扩充空间,可以增加语言对比方面的研究,扩大研究对象的范围,以期为不同母语背景的汉语学习者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对外汉语教学。

第二章,本文对比了汉语与法语两种语言中的零形回指现象。首先按照先行词与零形回指在句法中的位置,对两种语言零形回指类型进行了划分与对比。对比结果表明,两种语言的零形回指大部分都位于主语位置,但法语零形回指类型较少,出现条件严格,受语法制约程度较大,只出现在主语、宾语和补足语位置,而汉语零形回指类型更加灵活、丰富,可以出现在句子中的主题、主语、宾语、修饰语等位置。其次引用了学者的研究数据,对汉语与法语零形回指使用的频率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汉语与法语零形回指使用频率区别明显,汉语零形回指使用频率更高,法语代词使用频率更高。两种语言的差异性可能是留学生语篇出现零形回指偏误的原因之一。

第三章,本文先从语料库中选取了 119 篇学生习作,对留学生在写作中出现的零形回指偏误进行了统计。经统计分析,法语为母语的汉语学习者在写作中倾向于使用代词回指,零形回指偏误率高,并且零形回指缺失偏误多于零形回指过度偏误。紧接着设计了调查问卷,进一步考察学习者可能出现的具体偏误类型。调查结果表明,先行词位于主语和宾语的正确率最高,先行词位于兼语时正确率较低,并且先行词的数量会影响学生对句子的理解。

参考文献(略)

如果您有论文代写需求,可以通过下面的方式联系我们
点击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