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中学通用型教材与本土型教材对比探讨——以《跟我学汉语》(德语版)和《懂不懂》为例

发布时间:2022-03-29 19:54:09 论文编辑:vicky

本文是一篇德语小语种论文,本文结合《国际汉语教学通用课程大纲》及德国部分联邦州的教学大纲,对两本教材的语音、汉字、词汇和语法等四大语言要素及文化内容进行全面深入地对比分析。


第一章 绪论


1.1 研究背景与意义

1887 年柏林东方语言学院的诞生和 1909 年汉堡大学殖民地研究所首位汉学教授职位的设立是德国专业汉学研究正式形成的标志。Otto Franke 成为了德国历史上首位汉学教授,他将德国的汉学系命名为 Seminar für Sprache und Kurtur Chinas,即“中国语言文化系”,该名称也一直沿用至今,而德国汉学研究事业的发展也推动着德国汉语教学事业的发展。

1963 年,位于巴伐利亚州的圣·安娜文理中学开设了德国最早的汉语兴趣班。2012年,圣·安娜文理中学首次将汉语列入了高中毕业会考 Abitur(即德国高考)的可选必修课程(Wahlpflichtfach)。2019 年,德国正式加入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德双方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往来更加紧密。“汉语热”在德国持续升温,现在中国已经在德国建立了十九个孔子学院和两个孔子课堂,根据德语区汉语教学协会(DerVerband der Chinesisch Lehrenden im deutschen Sprachraum)的最新统计,截止到 2019 年12 月为止,在德国的十六个联邦州中,已经有十四个联邦州的八十多所中学将汉语作为高中毕业会考 Abitur 的可选必修科目,与此同时,德国汉语学习者对汉语教材的需求也急剧增加。

目前除了由中国国家汉办牵头组织编写并出版的通用型对德汉语教材,例如:《跟我学汉语》《快乐汉语》《轻松学汉语》《新实用汉语课本》等汉语教材的德语版,德国也陆续出版了由德国本土一线汉语教学的专家及老师编写的汉语教材,例如《懂不懂》《聊聊》《同道 Tóngdào》及《你说呢?》等等。在没有汉语基础和没有汉语语言背景的情况下,汉语教材对于德国中学的初级汉语学习者来说,显得尤为重要,而现在德国中学的汉语教材数量和种类都很有限,针对德国国别化中学汉语教材的学术研究也是如此。


1.2 相关研究综述

1.2.1 德国中学汉语教学的现状

德国知名汉学家柯彼得(1990)在《联邦德国中学的汉语教学蓬勃发展》中介绍了当时德国中学汉语教学的规模,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制定了德国第一个“中学汉语教学大纲”,1987 年联邦德国出版了第一部中学汉语教科书《汉语——说,读,写》(Chinesisch—sprechen, lesen, schreiben)。李湘萍(2006)在《德国汉语教学现状》中在针对德国中学汉语教学的部分提到,巴登符腾堡州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已成为德国最重视汉语教学的地区,这些地区的部分中学已将汉语口语认定为中学毕业考试的科目之一。德国中学生们学习中文分三步走:先学汉语拼音和标准发音,再学认字,最后才练习作文。徐肖芳(2010)在《德国汉语教学现状研究》中对六个不同层级的学校进行了调查,其中在德国中学汉语教育这部分,她选取了德国伍珀塔尔市 Bayreuther Straße文理中学(Städtisches Gymnasuim Bazreuther Straße)的 8 名学生进行抽样调查,其中62.5%的同学对他们现有的汉语教材感到满意。章小可(2011)在《论柏林教学论模式与德国汉语教学——以巴伐利亚州米尔滕贝克市高级文理中学的汉语教学为例》讨论了以学习者为中心,充分重视学习者所拥有的人类心理学条件和社会文化条件,并以此制定教学目的,教学计划和教学组织活动的柏林教学论模式在米尔滕贝克市高级文理中学的教学实践中被证实是可行的,可以在开放式的教学中不断完善。

根据德语区汉语教学协会统计,提供汉语作为选修课程的德国十四个联邦州的中学中,几乎每所学校都在中国有对应的友好中学,这些友好中学主要分布在中国的沿海地区。在这十四个德国联邦州的中学中,除了一小部分中学是私立中学之外,绝大部分的学校都是公立中学,大部分德国中学把汉语作为可选的第二或第三外语。德国的学生们可以从七年级、八年级或者是从十年级开始学习汉语,只有一小部分的德国学校从六年级就开始提供汉语相关的课程。在这十四个德国联邦州的中学中,学习汉语的人数数量不等,大概从二十人到三百人左右。其中的部分德国联邦州的学生可以在高中毕业考试Abitur 时,将汉语选为口试的考试科目。除了以口试的形式考察学生的汉语水平之外,部分联邦州的中学还会提供书面考试的形式。


第二章 两本教材的基本情况


2.1《跟我学汉语》(德语版)和《懂不懂》的编写体例对比

教材的编写体例是指一本教材或者一个教学单元内部的编排次序,也是教材的编者对这套教材主导编写思想的体现。一个好的教材编写体例,会极大地提升学习者的学习效率和教师的教学效率。

《跟我学汉语》(德语版)和《懂不懂》这两本德国中学汉语教材的编写体例情况如下表所示:

德语小语种论文参考


2.2《跟我学汉语》(德语版)的编写体例

整套《跟我学汉语》(德语版)教材一共 12 册,包括学生用书(4 册)、教师用书(4 册)、配套练习册(4 册)、CD、生字卡片及词语卡片。其中《跟我学汉语》(德语版)的第一册一共有六大单元,每一个单元分别有六课。课本分为前言,导入页(中国地理位置,中华文化展示,汉语拼音的声、韵、调及拼合规律展示),正文(一共 36课)和附录,其中附录部分包括:汉语游戏类导图(掷骰子游戏,颜色迷宫和紫禁城的汉语比赛)、词汇表(配有汉语拼音,词性,德语翻译以及相对应的课数)以及生字表(配有繁体汉字,拼音及相应的课数)。

《跟我学汉语》(德语版)教材封面的正面描绘了一位中国学生向三位外国学生展示中国结的画面,封面的反面的底纹是绘有凤凰的中国图腾,在图腾上有一个大大的中国结。在教材的前面部分,主要是关于中国名胜古迹和中华传统文化的介绍。以“Wo liegtChina?”,“Wo weißt du über China?”,“Kunsthandwerk: Chinesische Knoten”这三个为主题,展示了一张世界地图,并在世界地图上重点标记了中国的位置,将三组包含中国名胜,中国国家保护动物及中华传统文化元素的特色图片展示给学生,其中长城,天坛,黄山和兵马俑为一组;熊猫,丹顶鹤,金丝猴,扬子鳄,唐三彩和蜡染为一组;四种中国结为一组(万字结,草花结,双喜结合团圆结)为一组,并简要介绍了中国结的编法。这本教材从封面开始,就展示了浓厚的中华文化元素,但在教材的主要课文里,中华文化的部分却并不多。

德语小语种论文怎么写


第三章 语言要素编写对比.............................. 16

3.1 语音编写的对比分析..................................... 16

3.1.1《跟我学汉语》(德语版)语音编写内容及展示方式...............................16

3.1.2《懂不懂》语音编写内容及展示方式.....................................17

第四章 文化编写对比分析........................................ 32

4.1《跟我学汉语》(德语版)文化编写内容及展示方式......................................32

4.2《懂不懂》文化编写内容及展示方式........................................ 34

第五章 教材编写原则对比................................. 37

5.1 针对性原则对比分析......................................... 38

5.2 科学性原则对比分析................................ 39


第六章 两本教材的教学反馈及通用型汉语教材的德语注释校审反馈


6.1 对《跟我学汉语》(德语版)的教学反馈

笔者就《跟我学汉语》(德语版)在实际教学中的应用问题,对曾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州任教的王老师,以及曾在德国海德堡州任教的范老师进行了访谈。

(一)教学背景

从汉语课程的性质来说,王老师在 Johann-Vanotti-Gymnasium 教授的 8~10 年级的汉语作为第三外语的选修课,以及该校 7 年级和 11 年级的汉语兴趣班课程。范老师在海德堡孔子学院负责讲授汉语兴趣班的课程。

从两位教师的专业背景来说,两位老师都是研究生学历,本科专业都是德语,在以德语为媒介语的对外汉语教学实践中,有着较高的语言敏感度。

从教学对象来说,以德国中学生为主,混龄编排成一个汉语兴趣班级。这些学生大多是华裔或者中德混血,部分同学曾经跟随父母去过几次中国,对汉语有着浓厚的学习兴趣,汉语水平相较于其他同学来说,是比较高的。除了这部分学生之外,两位老师发现德国学生的汉语课堂主动性和合作意识很强,发言积极且善于提问,对于中华文化有着极强的学习诉求。为此,范老师在日常汉语的教学之外,单独开设了每月一次的中华文化课,专门用来解答德国学生提出的关于汉语和中华文化的问题。


第七章 结论


(一)本文的主要创新点

本文以通用型汉语教材《跟我学汉语》(德语版)和德国本土教材《懂不懂》为研究对象,分别从教材的体例、编写原则和语言要素等角度对两本教材进行了对比分析。总体而言,就德语区的初级汉语教材来讲,《懂不懂》比《跟我学汉语》(德语版)更适合初级汉语水平的德国中学生。

1.结合《国际汉语教学通用课程大纲》及德国部分联邦州的教学大纲,对两本教材的语音、汉字、词汇和语法等四大语言要素及文化内容进行全面深入地对比分析。

2.以李泉教授提出的针对性、科学性、实用性和趣味性等四大教材编写原则为标准,对比并总结出两本教材的优点与不足。

3.从德国中学汉语教材编译校审者的角度,深挖教材中德语注释不够地道和恰当的原因。

参考文献(略)

如果您有论文代写需求,可以通过下面的方式联系我们
点击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