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资本对新创企业绩效的影响——基于模糊集定性比较分析与必要条件分析方法

发布时间:2022-01-26 20:56:34 论文编辑:vicky

本文是一篇学术论文代写,研究表明,影响新创企业绩效的企业家资本条件具有“多重并发”“殊途同归”的特点,单一形式的企业家资本不能构成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的必要条件或充分条件;存在两种引致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的企业家资本组态,分别是企业家经济资本协同型组态、企业家心理资本协同型组态,且企业家经济资本与企业家心理资本之间存在一定的替代关系;


一、引言

创业活动作为驱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受到众多国家关注[ 1 ]。随着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若干政策措施的出台,我国快速进入创业经济时代。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十四五”规划对我国社会建设和经济发展提出了新要求,进一步激发了我国企业的创业精神。然而,创业具有高风险性和不确定性[ 2 ],多数创业活动以失败告终[ 3 ]。创业的高失败率引起了学术界广泛关注,探寻创业活动规律以协助企业家创业成功成为创业研究的常议课题和落脚点。

新创企业绩效作为创业是否成功的一个表征,是创业研究最重要的结果变量[ 1 ]。围绕新创企业绩效由何而来,现有研究基于不同视角分析了新创企业绩效的影响因素。资源基础观认为,稀缺、有价值、难以被模仿和替代的资源可为企业赢得竞争优势奠定基础[ 4 ]。但对新创企业而言,企业家即企业,企业即企业家[ 5 ],即使新创企业进入存活阶段,企业家仍然是企业的代名词[ 6 ]。因此,在初创阶段,新创企业资源即是企业家个体层次的资源,由这些资源聚合而成的企业家资本(Entrepreneurial Capital)构成了新创企业最重要的资产[ 7 ],对新创企业绩效具有决定性作用。

企业家资本指企业家个体所拥有的能够影响创业活动过程的各种有形与无形资源[ 8 ]。不同学者基于自身对资源的理解,比较了企业家资本不同形式的效应差异,但得到的结论并不统一。比如,库珀(Cooper A C)等[ 9 ]认为,除性别外的企业家通用性人力资本、产业特殊知识和企业家财务资本对新创企业生存与成长均具有正向影响,而管理知识、合作伙伴数量等资本作用有限;赫米列斯基(Hmieleski K M)等[ 10 ]认为,企业家心理资本对新创企业绩效具有积极影响,企业家社会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负相关,企业家财务资本和人力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的关系均不显著。

现有研究尽管对企业家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的关系给予了充分关注,但仍然存在一些不足。首先,对企业家资本内涵的理解不一致,有研究认为,企业家资本是企业家创业之前的资源禀赋,主要由企业家人力资本、社会资本构成[ 11 ],目前有关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对新创企业绩效影响的研究较多,有关企业家经济资本、心理资本对新创企业绩效影响的研究稍显不足;其次,在研究内容上,现有研究更多属于因果关系分析中的充分性分析,倾向于考察企业家资本不同形式对新创企业绩效的净效应,较少关注因果关系分析中的必要性分析以及企业家资本不同形式之间的协同效应;再次,在研究方法上,现有研究主要基于变量间相互独立、单向线性关系、因果对称性等假设,偏向于采用回归分析等统计方法,难以解释条件变量的协同效应及其与结果变量之间的因果复杂性[ 12 ];最后,在研究结果上,现有研究对企业家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关系的认识不一致,存在正向、负向、倒U型关系等多种观点,且关于企业家资本不同形式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属于新创企业绩效必要条件的研究非常少见。


二、研究设计

(一)文献综述与研究框架

企业家资本是一个典型的大伞构念(UmbrellaConstruct),即一种被宽泛地用来包含和解释不同现象的广义概念或观念[ 15 ]。比如,克雷斯波(Cre⁃spo N F)等[ 16 ]把企业家资本视为智力资本(Intel⁃lectual Capital)的一个维度。目前被接受度较高的界定认为,企业家资本主要涵盖企业家经济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本[ 8 ]。尽管在何谓企业家资本这个问题上,学者们还存在不同的认识,但均把企业家资本界定为企业家个体所拥有的创业资源。本研究认为,判断某类资源是否属于资本,要根据其是否追求利润,是否既是投资或动员的结果,又以某种特定生产要素的形式出现[ 17 ]。因此,性别、年龄等人口统计学特征以及人格特质等并不符合资本的属性。路桑斯(LuthansF)等[ 18 ]认为,个体资本主要包括经济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心理资本。该分类逐渐被引入创业研究,如赫米列斯基等[ 10 ]就实证检验了企业家四类资本对新创企业的影响。本文在既有研究基础上,根据路桑斯等[ 18 ]对个体资本的分类,把企业家资本划分为经济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心理资本四种形式,并构建图1所示的研究框架。

1.企业家经济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

企业家经济资本在企业创办、运营、发展等过程中扮演着多种重要角色。充足的财务资本能保证企业正常运营,为环境变化、管理不善等所造成的困难提供缓冲余地[ 19 ],帮助企业在创业过程中实现高水平绩效。库珀等[ 9 ]发现,企业家的初始金融资本正向预测了新创企业绩效。卡塔克(Khattak M S)等[ 20 ]同样发现了金融资本对企业绩效的正向效应。但也有研究认为,充足的经济资本容易使企业家过度自信,使之在缺乏其他创业条件时盲目地开展创业活动,不利于新创企业绩效的提高,甚至导致创业活动失败。比如,林德尔(Linder C)等[ 21 ]的实证研究发现,经济资本与新创企业生存之间的关系不显著,对初创企业的创始人来说,财务优势是最没用的优势。从整体来看,对于企业家经济资本对新创企业绩效的影响效应问题,相关研究还存在比较大的分歧。

学术论文代写参考

2.企业家人力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

企业家具备的能力和知识构成了企业家人力资本[ 22 ]。在新创企业中,企业家充当着关键决策人的角色,其人力资本对创业成功意义深远[ 23 ]。相比于有关企业家经济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关系的研究,有关企业家人力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关系的研究比较丰富。但由于人力资本概念的泛化,企业家人力资本包含企业家基本人口统计学特征、经验、能力等多种要素,这些要素对企业绩效的不同影响导致企业家人力资本与企业绩效之间关系模糊[ 24 ]。从基本人口统计学特征看,对于企业家年龄、受教育水平等对新创企业绩效的影响,相关研究尚存在一定分歧;对于企业家经验和能力对新创企业绩效的影响,大多数研究认为,企业家人力资本与新创企业绩效正相关。

(二)数据收集参考

现有研究的做法[ 32 ],本研究将新创企业界定为成立年限未超过五年的企业。为确保所选案例具有相似的背景和特征,本研究的样本企业主要来源于湖北武汉、宜昌等城市,数据通过问卷调查方式获得,包括现场发放和问卷星网络发放两种途径,发放对象为新创企业的创始人或现任核心高管。为突出变量间因果联系,避免同源方差问题,本研究分两期收集数据,分别是2020年10月和2021年2月。第一期调研主要获取企业家资本相关数据,共发放问卷343份,回收有效问卷171份;第二期调研针对第一期得到的171份有效问卷进行追踪调研以获取新创企业绩效相关数据,共发放问卷148份,回收有效问卷115份。在115家案例企业中,成立年限在三年半及以下的占67.8%,企业人数在30人及以下的占90.3%。

(三)变量测量

为确保测量的信度和效度,本研究的测量量表均采用国内外比较成熟的量表。其中,企业家经济资本量表参考魏国江[ 33 ]的研究,共有 3 个题项,如“我的家庭能为我提供创业资金”等;企业家人力资本量表参考柯江林等[ 34 ]的研究,共有 3 个题项,如“与其他创业企业家相比,我的专业理论知识更丰富”等;企业家社会资本量表参考刘天利[ 35 ]的研究,共有10个题项,如“与您建立联系的各类单位总数在30个左右”等;企业家心理资本量表采用短版心理资本量表(PCQ-12)[ 36 ],共有12个题项,如“与管理层开会时,在陈述自己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方面我很自信”等;新创企业绩效量表参考王海花等[ 37 ]的研究,共有 8 个题项,如“与竞争对手相比,企业职员数量增加较快”等。本研究量表参见表1。


三、实证分析

(一)变量校准

变量校准是fsQCA方法的难点之一,需要根据已有理论或外部知识来确定完全隶属、交叉点、完全不隶属三个临界值,以将原始数据转化为集合隶属度[ 41 ]。与大部分 fsQCA 相关研究相同,本研究采用直接校准法。为避免校准过程中因理论与知识缺乏以及样本过多等而导致的主观偏差,本研究参考张明等[ 46 ]的做法,采用比较客观的分位数法来确定三个临界值。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遵循石声萍等[ 47 ]的做法,将各变量样本数据的 80%分位数设置为完全隶属,将中位数设置为交叉点,将 20%分位数设置为完全不隶属。各变量的校准临界值参见表 4。此外,为将所有案例纳入分析,本研究借鉴克里利(Crilly D)等[ 48 ]的做法,将隶属度为0.5的样本改为0.499后进行分析。

(二)必要条件分析

本研究首先采用NCA方法来识别影响新创企业绩效的必要条件。NCA分析包括必要条件的效应量分析和瓶颈水平分析[ 14 ]。本研究利用上限回归(Ceiling Regression,CR)、上限包络(Ceiling En⁃velopment,CE)两种不同的估计方法计算效应量,结果参见表5。

由表5可知,企业家经济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的效应量尽管显著,但均未达到 0.1 的标准,均非新创企业绩效的必要条件。企业家心理资本的效应量大于 0.1 且结果显著,但其精确度为90.4%(<95%),按照相关标准[ 14 ],亦不能构成新创企业绩效的必要条件。

由于本研究变量均为连续变量,因此采用 CR 估计方法进行瓶颈水平分析,结果参见表6。由表 6 可知,要实现 70%水平的新创企业绩效,需要 0.7%水平的企业家人力资本,21.4%水平的企业家心理资本。企业家经济资本和社会资本不存在瓶颈水平。

学术论文代写怎么写


四、结论与展望

(一)结论

本研究以115家新创企业为样本,基于企业家资本视角,将fsQCA 方法与NCA方法相结合,探寻企业家资本不同形式及其组态与新创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研究结论如下:

第一,单一形式的企业家资本不能构成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或非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的必要条件,即单个条件并不构成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或非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的瓶颈。

第二,影响新创企业绩效的企业家资本条件具有“多重并发“”殊途同归”的特点。本研究发现了两种引致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的企业家资本组态,即企业家经济资本协同型组态和企业家心理资本协同型组态。其中,企业家经济资本协同型组态指,当企业家经济资本水平较高时,企业家经济资本与社会资本、人力资本的相互协同能引致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企业家心理资本协同型组态指,当企业家心理资本水平较高时,企业家心理资本与社会资本、人力资本的相互协同能引致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

第三,企业家经济资本与心理资本之间存在一定的替代关系。在引致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的条件组态中,当企业家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水平均较高时,企业家经济资本和心理资本仅需其一,便可引致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

第四,引致非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的企业家资本组态亦有两种。其中,一种是企业家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心理资本均缺乏的组态,能引致非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另一种是企业家经济资本水平高,但人力资本、心理资本匮乏的组态,也能引致非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第五,企业家资本组态与新创企业绩效具有因果非对称性,即引致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条件组态的反面并不是引致非高水平新创企业绩效的充分条件组态。

参考文献(略)

如果您有论文代写需求,可以通过下面的方式联系我们
点击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