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风险评估及应对策略

发布时间:2022-06-24 18:02:15 论文编辑:vicky

本文是一篇金融论文代写,本文从宏观经济环境、金融机构稳定性、金融市场稳定性、对外信用环境、政治稳定性、双边金融合作六个维度构建金融风险评估指标体系,运用基于偏差熵的组合评价方法进行风险评估,结果得出上合组织成员国中俄罗斯、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金融风险最低,其他成员国及大多数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国的金融压力指数远高于以上国家。

1 绪论

1.1 选题背景及意义

上海合作组织是由中、俄、哈、吉、塔、乌六国发起,于 2001 年 6 月 15日在中国上海宣布成立的永久性政府间国际组织。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已形成以安全、经济合作为重心,交通、科技、旅游、教育等诸多领域间的合作,现有八个成员国、四个观察员国、六个对话伙伴国。

2003 年 9 月,成员国通过了经贸合作纲要文件,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由此步入正轨。2015 年 12 月,成员国政府首脑发表了关于区域经济合作的联合声明,明确指出要深化区域经济合作。金融合作是区域经济合作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上合组织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推手。上合组织国家间的金融合作不仅有利于合作项目的开展,而且有助于优化区域金融体系,有效防范经济金融等方面面临的风险,促进区域经济快速稳定发展。对中国而言,与上合组织国家间的金融合作不仅利于双方经贸往来,而且能借此扩大人民币影响力,助推人民币在上合组织的区域化,进而实现国际化。

2020 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使得全球经济陷入衰退。2020 年 6 月,中国银行研究院在其发布的经济金融展望报告中指出,在疫情爆发之初,全球金融市场大幅动荡,发生流动性危机,股票等资产价格大幅度下跌。此后虽在各国央行及政府的积极干预下缓解了一定的流动性危机,但由于疫情给全球经济造成的衰退,债务违约风险正在上升。对于新兴市场国家而言,其经济脆弱性被疫情放大,部分国家发生货币危机、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增大。

1.2 文献综述及述评

(1)金融风险传染机制

金融风险的传染主要通过国际贸易、国际资本流动、国际债务等渠道。Masson(1999)较为全面地分析了金融风险的国际传染渠道,将金融危机的传染渠道分为三种:季风效应、溢出效应与净传染效应;②吴炳辉等(2014)将传染渠道归纳为国际贸易渠道、国际资本流动渠道及其他渠道;③Leiderman 等(1996)认为经济与金融之间的联系使金融风险及危机发生跨国传导;④对于国际贸易渠道的传染,Gerlach&Smets(1995)建立模型发现,一国发生货币危机会使其贸易伙伴国外汇储备减少,干预外汇市场的能力减弱,从而实现风险的传导;①Forbes&Rigobon(2002)认为金融风险主要通过国际贸易渠道进行跨国传导。②对于投资者行为的传染,Goldstein(1998)提出“唤醒效应”,指出若某国发生金融危机,投资者会重新对与该国在经济、政治、地理位置等方面相近的国家的基本状况进行评估,认为相似国家也会发生危机,风险由此传导;③Mondria(2013)也指出一国发生的金融风险会降低投资者对风险的容忍度,使其改变其现有资产组合,从而易使他国资产价格发生变动。④此外,我国学者周伟(2008)从多个角度指出金融风险的传染机制,认为发展中国家普遍利用外资发展经济,若对外资的运用不合理,会使其陷入债务危机,进一步也会将危机传入债权国。⑤Haile&Pozo(2008)提出“邻里效应”,认为当某国发生危机时,与其邻近的国家发生危机的可能性也会增加。

目前已有大量国内外学者对金融风险传染机制进行研究,但对其研究是由于多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才逐步加深。随着经济金融一体化的发展、网络金融的兴起,金融风险的成因及传染机制将更为复杂,且能以更为隐蔽的方式潜伏在经济运行之中,因此,对潜在的金融风险进行识别并对风险的传染进行防范与监控,是将来对此问题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2 金融风险概述

2.1 金融风险含义及类型

2.1.1 金融风险含义及特点

风险与不确定性紧密相关,经济学家奈特将不确定性分为可度量/不可度量两种,可度量的不确定性即为风险。①谢志刚,周晶(2013)通过对比国内外机构及学者对风险的定义,将风险表述为某一主体由于不确定性和主观行为的相互作用造成的与预期目标不符的效应。

若将风险的概念应用于金融领域,金融风险可定义为金融活动中由于不确定性的存在给金融参与者带来的损失的可能性。③除了具备一般风险的客观性、普遍性等特点外,金融风险还具备如下特征:

(1)隐蔽性和累积性。金融风险并非只有在危机爆发的时候才存在,有时甚至会被一些好的表象所掩盖。银行创造信用功能带来的滞后及银行或政府的行政性干预使得金融风险的暴露更为复杂,例如政府干预易掩盖本已暴露的金融风险。④随着时间的推移,风险会不断积累而被放大,当达到某一临界点后易衍化为危机。

(2)扩散性与传染性。不同于其他风险,金融风险造成的损失易扩散到经济活动的其他方面,甚至会引起整个社会的动荡。另外,由于各国之间经济金融合作日益紧密,一国或某个区域存在的金融风险会通过多种渠道传染给其他国。

(3)可控性。金融风险的存在并非毫无规律,可通过适当的方法对其进行识别、评估、预测,并采用相关措施来防范、化解风险。不断健全与创新现代金融制度,对金融参与者的行为进行约束与管控亦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有效手段。

2.2 金融风险的成因及传染机制

2.2.1 金融风险的成因

国内外已有大量学者对金融风险成因进行研究,早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Fisher(1933)提出债务—通货紧缩理论,认为经济主体的过度负债及通货紧缩导致了金融风险的发生①。金融不稳定假说的提出者 Minsky(1992),认为信用创造机构的存在使得金融体系具有天然的不稳定性。②Diamond&Dybvig(1983)提出 D-D 模型,认为银行间的信息不对称导致了金融风险的产生。①杨海珍等(2020)基于文献挖掘法,对近年来有关金融风险成因的相关文献进行归纳总结,指出金融创新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经济发展弊端、监管体制的失效等八个方面被学者们认定为引发金融风险的关键因素。

结合以上文献,可将金融风险的成因归纳为内/外部因素,内部因素包括金融市场的过度创新、资产价格的波动、金融体系自身的脆弱性、金融机构间业务的关联;外部因素如宏观经济的不利冲击、金融监管的失效等。现实中,金融风险往往是金融体系内在的不稳定性与外部多种因素相互作用而形成的。

金融论文怎么写

3 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现状及风险..........................13

3.1 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必要性及现状分析.....................................13

3.1.1 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必要性..............................13

3.1.2 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现状.....................................16

4 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风险综合度量.........................................25

4.1 金融风险评估指标体系的构建..................................25

4.2 风险指标定性分析............................................26

4.3 金融风险水平的测度及分析......................................29

5 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推进策略.................................49

5.1 推进上合组织金融预警机制建设,加强区域内外组织间金融合作........................ 49

5.2 谋求人民币在上合组织内的区域化......................................50

5 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推进策略

5.1 推进上合组织金融预警机制建设,加强区域内外组织间金融合作

第一,构建上合组织金融预警与自救机制。其一,搭建反应灵敏、及时的上合组织金融风险预警系统。加强与上合组织国家双边或多边的金融信息交换及共享,对主要风险进行监测并预警,并形成应对风险的合作处理制度。针对上合组织国家,应重点关注各国外债负债率、汇率波动等指标,监控其偿债风险与外汇风险。其二,建立上合组织应急储备安排。上合组织缺乏面对金融危机的自救机制,若在危机时接受其他国际组织的援助及其附带的条款,可能会引发更多的负面效应②。由此,应以中、俄、印等外汇储备充足的国家为主导,并作为主要出资方,建立一定数额的应急储备安排,旨在危机时用于救助,缓解相关国家流动性压力,为上合组织金融合作增设一道防线。在其借款条件、治理结构等制度建设方面,可借鉴金砖国家相关模式。

第二,鼓励上合组织区域内的双边或多边金融合作组织、论坛的开展与进行。官方层面上,可定期举办上合组织金融合作高层论坛,促进并协调各国间的金融合作,规划组织内金融合作的路径及长远蓝图。民间或非官方层面上,鼓励成立双边或多边金融合作联盟,联盟成员间可就跨境支付清算结算、跨境电子商务等业务的合作与创新开展全面交流,就金融风险管理交换意见,力求全方位、深层次地加强上合组织金融合作,防范金融风险。例如,中俄于 2015年 10 月成立中俄金融联盟,联盟旨在促进双方间的金融合作,为双方经贸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经过五年多的发展,联盟成员数量从成立初的 35 家增加至 72家,①进一步拓宽了中俄间金融合作的渠道。

金融论文参考

6 结论

本文主要得到以下结论:

第一,本文对中国与上合组织金融合作的必要性及风险进行分析,认为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间政治互信的不断增强及“一带一路”的高质量不断推进给双方金融合作带来的重要机遇、上合组织国家落后的基础设施对中国与其开展务实合作的制约、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经贸关系的日益紧密使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间的金融合作有着极大的必要性。总的来看,风险主要包括新冠疫情、各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主权信用风险、国家间的博弈与制衡各种不利因素。

第二,从宏观经济环境、金融机构稳定性、金融市场稳定性、对外信用环境、政治稳定性、双边金融合作六个维度构建金融风险评估指标体系,运用基于偏差熵的组合评价方法进行风险评估,结果得出上合组织成员国中俄罗斯、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金融风险最低,其他成员国及大多数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国的金融压力指数远高于以上国家。从纵向来看,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2009 年多数上合组织国家的金融压力识别指数居于高点。一些国家如俄罗斯、印度等,其金融压力指数虽在上合组织国家中处于较低位,但其金融压力在个别年份存在较大波动,风险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第三,运用 SVR 进行风险预警,结果表明训练样本预测出的结果与实际值基本吻合,通过 SVR 构建的上合组织金融预警模型具备较好的预警准度。

第四,中国与上合组织国家金融合作水平普遍较低,当前宜以问题导向型的功能性金融合作为主,并以之带动制度性合作。为此,应推进上合组织金融预警机制建设,加强区域内外组织间金融合作;谋求人民币在上合组织内的区域化;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