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性别教学环境中韩国高中汉语教师课堂话语对比分析

发布时间:2022-03-31 11:08:36 论文编辑:vicky

本文是一篇代写韩语论文,笔者认为从反馈语的使用情况来看,任教于两类学校的教师更常使用的均为积极反馈。从反馈语出现的时机来看,教师均能做到准确把握反馈时机,但在女子高中由于受到学生的影响,有时会出现反馈不及时,内容偏离教学的现象。


第 1 章 绪论


1.1 选题背景及意义

受地缘位置影响,韩国自古以来便与我国交好。随着汉语在全世界的推广,韩国学习汉语的人数与日俱增。据《2019 年来华留学生数据简明统计》,来华留学生人数排在第一名为韩国,同时韩国也是历年来参加汉语HSK考试人数最多的生源国。2004 年 11 月,全世界第一所孔子学院——首尔孔子学院正式成立,它为在韩国国内的汉语学习者提供优质的教育和服务,开设少儿、成人等各种汉语课程,并承担着为各个公立学校和私立语言学校派遣汉语教师的任务。但随着汉语的热度越来越高,单独依靠首尔孔子学院派遣到各个学校的汉语教师不足以满足当地教学需求。因此,国家汉办与韩国国立国际教育院于 2012 年签订“中韩教师交流协议”,即每年由中国向韩国输送一定数量的汉语教师志愿者,进入韩国中小学校园,与当地汉语教师共同进行汉语教学,这一项目又称“CPIK”(ChineseProgram In Korea )。韩国中小学校教育与我国大体相同,较为明显的差异是单一性别校园较多,对于第一次接触单一性别教育的国内志愿者教师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众所周知,男性、女性在语言的学习上各自呈现不同的特点,学习语言的风格及各自的学习策略也都不同,这无疑会对教师的教学策略产生影响。笔者作为2019 年度赴韩志愿者,同时任教于一所男子高中以及一所女子高中,发现其中确有差异,直接影响教学。因此本文围绕单一性别下韩国高中汉语教师课堂话语对比分析这一课题,真实记录师生课堂话语情况,并在此基础上开展研究与分析。


1.2 研究现状

1.2.1 课堂话语研究现状

“二语教学中的课堂话语是指在第二语言教学中教师组织和从事教学时所使用的授课用语。”[1]课堂话语与我们一般生活话语不同,它产生于特定的环境——课堂,有固定的参与人员——教师与学生,带有特殊的目的——教学实践。课堂话语是教师教学,学生学习、实践过程中必不可缺的一个环节,对课堂话语进行分析研究,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课堂上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之间交流互动的过程以及信息传递的过程。近些年来,关于课堂话语的研究在整个教育学领域中不断地深化、细化。由于本研究的重点是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课堂话语,因此,相关研究文献以及研究现状主要从国内外第二语言课堂话语互动研究以及国内外汉语课堂话语研究的角度进行考察,同时梳理了韩国汉语教学的研究情况。

1.国外关于课堂话语的相关研究成果

Flanders(1960)将课堂语言细分为教师会话、学生会话和沉默三种情况。Long(1981)的互动假说理论中提到,“交际中,由语言能力更高的一方所引起的互动协商能够促进语言的正确输出,而这种输出又成为他人正确的输入的资源。[2]”Kasanga(1982)提出学生语言习得的情况与他们用目的语进行交流的次数成正相关,即交流越多,习得越多。Allwright&Bailey(1991)则认为教师要在课堂上输出教学内容、运用的教学方法都需要借助课堂话语来进行,师生在课堂互动的过程中完成练习和反馈,学生才能成功获取知识。反之,课堂话语互动的缺位,会使得语言习得难以进行。

除此之外,国外学者更多的是对“教师话语”进行研究。教师是课堂进行过程的主导者,“教师话语”对语言的习得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Ellis(1994)提出,外语教学中,“教师要对语言形式以及语言所承担的功能进行选择、调整,以达到更好的交流效果,帮助学生习得。[3]”她将这种带有特殊形式和功能的语言称为“教师话语”。Richard(2000)认为“教师话语”是教师在教学过程中采用的一种语言,包括课堂用语、讲授用语、师生交流用语、教师反馈用语等。[1]随着研究的深入,国外学者对教师话语的研究更多集中在教师的提问、教师的反馈、教师话语特征和教师纠错这几部分。Barnes(1969)将教师提问分为事实性提问、推理性提问、开放性提问、和社交性提问。[2]Sinclaii和Coilchard提出了IRF(Initiation-Response-Feedback),即“教师引发-学生回答-教师反馈”课堂话语互动模式。这一模式的出现,使教师话语加入了语言层面的句子分析和社会层面的考虑。此后,许多结构变体都是在这一结构基础上进行补充的。

韩语论文参考


第 2 章 韩国单一性别高中汉语教学情况


2.1 韩国高中情况概述

2.1.1 按照办学侧重点分类

1.普通高中

普通高中又称人文高中(일반고 ),与我国普通高中相同。有平均化高中(学生通过抽签的方式进入学校)与非平均化高中(学生不能通过抽签的方式直接进入校园,各个学校有自己的分数内审)。学生在高中二年级时选择文理科,同时开始学习第二外语。

2.职业高中

职业高中又称特性化高中,是以就业于多种多样的产业为目标设立的高中。包括商业高中、工业高中、农业高中、观光高中、美容高中,此外还有(电视)放送、IT 等特性专业。其中观光高中面向海外游客提供服务,因此第二外语学习时间会长于其他学校。

3.特殊目的高中

特殊目的高中,即所谓的“精英高中”,是为了培养具有特殊才能的人才。具体又可以分为外国语高中、科学高中、艺术高中、体育高中等专业。教育课程更偏向于某一特定专业,追求培养该专业的顶尖人才,其中外国语高中自入学起便开始学习第二语言。


2.2 韩国高中汉语教学开展情况

由于中韩两国地理位置相近,汉语很早就成为一门流行在朝鲜半岛的第二语言。汉武帝在公元前 109 年至公元前 108 年间,在朝鲜设立“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临屯郡”,并以汉语和汉文作为官方语言进行统治。极大地推进了汉语在朝鲜半岛的传播。自秦汉以后,汉文化逐渐传入朝鲜半岛等地,韩国语从汉语中吸收了大量词汇,并成为它们自己语言中的一个组成部分[1]。在现今社会,我们仍然可以看到韩国社会中存在大量的汉字。

近百年来,韩国汉语教学总体呈现出曲折的状态。甲午战争后,中韩关系迅速恶化,双方几乎停止了一切交流。二战结束后,韩国独立。但这一时期,韩国与美国为盟友关系,在第二外语教学上英语占据了主流。随后爆发的朝鲜战争使得韩国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跌至冰点。汉语教学仅在军校等小范围内进行,且由于与中国大陆的“断交”使相关的汉语教育受台湾的影响较大。直至 1955 年,韩国文教部才将汉语设立为外语教学科目之一。1970 年后,中国在国际舞台的地位逐渐提升,汉语的地位也随之提升。仅 70-80 这十年间,就有 30 所大学开设了汉语相关专业。

1992 年,中韩建交后汉语教学事业开始了高速发展的阶段,至 1996 年韩国共有二十所专科学校开设了观光中国语、中国语通译等专业。八十五所大学,二十四个研究生院开设了中文专业 。随着中韩双方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密切交流合作,到中国留学的学生也大量增长。根据 2019 年中国教育部发布的来华留学生数据统计,韩国来华韩国留学生人数依旧排在第一名 。根据韩国教育部2019 年发布的《韩国国外高等教育机关韩国留学生统计》,中国是韩国第二大留学目的国。

韩语论文怎么写


第 3 章 单一性别环境下教师课堂话语的输入特征分析......................... 29

3.1 目的语与媒介语使用比例................................... 29

3.1.1 男子高中使用比例............................................ 29

3.1.2 女子高中使用比例............................................... 31

第 4 章 单一性别环境下教师课堂话语的互动特征分析.......................... 54

4.1 话语量分析............................. 54

4.1.1 男子高中师生话语占比及其特点.......................... 54

4.1.2 女子高中师生话语占比及其特点.................................. 59

第 5 章 韩国高中汉语教师课堂话语的改进建议......................... 89

5.1 提高话语质量的建议................................ 89

5.1.1 提高输入质量的建议........................ 89

5.1.2 提高互动质量的建议......................... 92


第 5 章 韩国高中汉语教师课堂话语的改进建议


5.1 提高话语质量的建议

下面将从教师输入的角度以及师生互动的角度为在韩汉语教师志愿者提出相关建议,以帮助志愿者教师提高自己的课堂话语质量。

5.1.1 提高输入质量的建议

社会建构主义理论提出,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充当脚手架的作用,学生在学习知识的过程中不是被动的接受者,而是积极主动的建构者。同理,教师课堂话语是学生汉语学习的脚手架,提高教师课堂话语的输入质量是学生有效学习汉语的保证。

1.合理使用目的语与媒介语,提升教学效率

目的语与媒介语是否运用得当,对二语习得有很大的影响。大部分汉语教师志愿者韩语水平较差,秉持着汉语贯穿课堂的理念。但是由于学生汉语水平有限,并不能迅速理解教师的提问意图。因此完全使用目的语进行教学反而会影响学习进程。尤其是在教学初期,学生对汉语处于完全陌生的状态,此时教师若是完全使用目的语进行教学,对学生和教师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根据笔者自身经验以及韩方搭档教师建议,在教学初期,志愿者教师若能适当地使用韩语,不仅可以帮助学生理解教师意图,同时也能极大程度引起学生的关注,拉近师生距离。如笔者曾在第一节课与学生见面时使用简单的韩语向学生做了自我介绍,学生反应非常好。因此,笔者建议在第一学期期中考试前,志愿者教师可以多使用一些媒介语,尤其是在发布课堂指令时。以学生母语作为指令语可以减少学生的思考时间,学生能更迅速地捕捉到教师提问的意图,进而组织答案回应教师。学生有疑惑时也可以直接与教师进行确认。同时这一阶段,教师也应反复加强学生对一些常见汉语课堂用语的熟悉程度,为后续教学打好基础。当学生进入第二学期的汉语学习时,教师应当逐步使用更多的目的语进行教学。经过第一学期的反复强化,学生此时已经掌握了课堂常用语,也有了一定的词汇量。教师在课堂上增加目的语的输入,有利于为学生营造更好的目的语氛围,逐步减少学生在课堂上对母语的依赖。因此,志愿者教师应当协调好目的语与媒介语的使用比例,适当学习韩语,做到掌握基本的课堂用语。在不同教学时期,根据学生实际学情合理利用媒介语辅助教学,提升教学效率。但教师也应当注意,韩语或其他媒介语的作用只是辅助教学顺利进行,不可对其过度依赖。


第 6 章 结论

本文从输入和互动两大特征对单性别教学环境中韩国高中汉语教师课堂话语进行了考察和分析,了解到当前韩国男子高中与女子高中汉语教师课堂话语的使用现状。笔者首先对研究内容、研究方法以及研究对象进行了介绍,对相关概念进行了界定,系统地梳理了学界已有研究成果。随后对当前韩国高中教育体系以及韩国高中汉语教学情况进行了说明,对本研究中的两个主要样本学校景福高等中学(男子高中)以及善正国际观光高中(女子高中)进行了介绍。对韩国特有的汉语教学 CPIK 项目,以及 2019 年韩国首尔市 CPIK 项目的开展情况进行了调查。通过分析笔者发现近 76%的志愿者教师会担任某一单性别学校的教学任务,但这些教师在赴任前几乎都没有接触过单性别教育,因此整理并探析出单性别教育环境中的不同特点是有必要的。

从目的语与媒介语的使用比例来看,由于韩国汉语教学采用的是中韩教师合作教学的方法,因此目的语与媒介语的使用比例很大程度上受到了韩方教师的影响。但无论是在男子高中还是女子高中,媒介语的使用比例都呈现逐渐降低的趋势。

从话题的使用特征来看,男子高中汉语课堂上出现的话题数量略少于女子高中,出现的话题类型总体相同,均涉及到了日常生活、社会交往、娱乐休闲、情感生活、旅游外出这几类。但在细节上还是展现了男女性不同的兴趣点和关注点,教师可以加以利用引导教学。

从句子的使用特征来看,志愿者教师的平均句长均在 8 个字以上,女子高中教师的平均句长略高于男子高中的教师。而在句类的使用上,男、女子高中汉语课堂上出现最多的句类都是陈述句。在疑问句的使用上女子高中明显要高于男子高中。

参考文献(略)

如果您有论文代写需求,可以通过下面的方式联系我们
点击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