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折联络服务联络员的核心能力评价体系的初步构建

发布时间:2022-03-10 21:13:42 论文编辑:vicky

本文是一篇护理毕业论文,本研究旨在初步构建有良好信效度的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评价体系,为评价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提供参考依据,为开展 FLS 提供保障。目前国内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尚未形成统一的评价标准,因此,本研究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和现实意义。


第 1 章   前言


1.1  研究背景与意义

骨质疏松症(osteoporosis, OP)由于多种原因导致的骨密度和骨质量低下,骨组织微结构破坏,骨骼脆性增加,极易发生骨折的系统性骨病[1]。脆性骨折(fragility fracture)是指遭受轻微外力即可发生的非暴力、低能量骨折,又称骨质疏松性骨折[1]。脊柱、髋骨、骨盆、前臂远端和肱骨近端等是脆性骨折最常发生的部位,具有死亡率高和治愈率低等特点[2-4]。骨折的发生率随年龄的增长而呈现上升趋势,65 岁以上的老年人发生率最高,50 岁及以上的 20%男性和 50%女性可能会发生首次脆性骨折,若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再骨折的发生率高达50%[4]。据预测到 2035 年中国骨质疏松相关骨折的数量将达到 460 万例/年,费用约 200 亿美元,到 2050 年骨折数将增长到约 600 万例/年,费用约为 254 亿美元[5]。因此,脆性骨折患者的增加,直接给家庭和社会造成巨大负担,特别是在经济和照护方面,成为危害人类健康的重大问题。

自从 2013 年,骨折联络服务(Fracture Liaison Services, FLS)被 IOF 作为脆性骨折患者综合管理模式推荐使用,目前 FLS 已经在欧、美、英、法、加拿大、亚太地区等全球范围内得到广泛开展[6]。FLS 是以护理协调员为基础的、系统地识别脆性骨折患者,评估、调查和治疗潜在的骨质疏松症的二次骨折预防项目;在减少骨质疏松症的护理差距,再骨折率和死亡率方面具有成本效益[7]。FLS 模型都侧重于使用 FLS 联络员,以确保最大程度地筛查脆性骨折患者,并酌情治疗骨质疏松症。其中一些模型使用护士联络员来帮助安排这种护理,而另一些模型使用老年骨科医生或其他专门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来直接筛查和治疗这些患者。护士联络员或其他专业人员充当病人、医院 FLS 团队和初级保健医生之间的联络员,建立有效的沟通,以确保护理的连续性[7]。


1.2 研究现状

1.2.1 国外 FLS 联络员研究现状

美国骨科协会(The American Orthopaedic Association, AOA)通过“Own the Bone”运动,在美国建立了 240 个 FLS 网站[14],由高级护理执业人员,如护士执业人员和医生助理,担任 FLS 联络员角色[15]。AOA 与执业护士骨折联络员(nurse practitioner fracture liaison, NPFL)合作,倡导全国范围内的“Own the Bone”,NPFL 是由执业护士(nurse  practitioner),骨折(fracture),联络员(liaison)组成的组合词。联络员是充当促进者、倡导者、合作者和传播者的人。要求联络员在跨专业教育和协作、以病人为中心的护理以及教育和保护弱势慢性病人群的社区资源方面具有知识和技能的人员。NPFL 使用骨折风险评估表最大程度的筛查脆性骨折患者,并建议适当的骨质疏松治疗,促进以脆性骨折患者为中心的 FLS 护理。此外,NPFL 还可以作为护理管理者共同倡导骨折后的协调护理,促进患者、家属、骨科团队、初级护理提供者、专家和预防跌倒服务之间的有效沟通,从而实现高效且经济的骨质疏松症协调护理。NPFL与跨专业团队合作,制定个性化的护理计划,以保持骨骼健康和预防再骨折的发生。NPFL 致力于加速患者康复,为患者安排预约随访,监督药物治疗预防骨折,并提供有关于预防跌倒,饮食和补充钙和维生素 D,运动,减少饮酒和戒烟等健康教育[16]。

英国的 FLS 研究使用受过良好教育的护士作为 FLS 联络员,和具有骨质疏松专业知识的医生一起成功执行 FLS 工作的 3 个关键方面[17]:(1)识别 50 岁以上的低创伤性骨折;(2)骨质疏松症的调查、确定骨折风险和跌倒风险;(3)对再骨折高风险的参与者建议开始骨质疏松药物治疗。骨质疏松症的调查包括骨密度(BMD)测试、血液测试以排除骨质疏松症的继发原因,DXA 检查是否有骨折。FLS 联络员将所有调查与研究基线问卷中获得的临床危险因素结合起来,以确定参与者未来的骨折风险(使用 FRAX 骨折风险评估表),并确定每个患者的适当治疗建议。FLS 联络员根据团队制定的计划工作(基于加拿大骨质疏松症指南[18]),对参与者进行骨质疏松症咨询、跌倒预防评估、社区锻炼计划和骨质疏松症药物的使用指导。FLS 联络员在两个时间点与社区初级保健提供者联系:(1)当患者被纳入该项目时;(2)评估和治疗建议完成时(通常是骨折后 3 至 6 个月)。参与者还得到了一份包括骨质疏松症、饮食、社区锻炼计划、家庭安全和预防跌倒等信息的健康宣教手册。见图 1.1。

护理毕业论文参考


第 2 章   测试版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评价体系的形成


2.2  研究对象与方法

2.2.1 研究对象

采取目的抽样法选取来自北京、四川、重庆、南京、湖南、贵州等地开展FLS 医院的专家 22 名作为咨询对象,入选标准:① 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称;② 本科及以上学历;③ 参与 FLS 的实施过程。

2.2.2 文献检索策略

首先对 PubMed 和中国知网进行预检索,确定检索词和检索策略。以(fracture liaison service*);(system establish) AND (fracture liaison service*)AND(liaison* or coordinator*)为检索词检索 PubMed、SpiScholar等外文数据库;以(骨折联络服务),(护士)AND(核心能力/胜任力)AND(体系构建)为检索词检索中国知网(CNKI)、万方等中文数据库。

2.2.3 成立课题小组

课题小组成员由 1 名骨科护理专家,1 名内分泌科护理专家,1 名 FLS 联络员,1 名硕士生导师,1 名护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组成。小组的主要功能是确定研究主题、拟定各级指标、选择专家咨询、对数据进行整理、统计分析和对专家意见进行讨论、归纳等。

2.2.4 开放式问卷调查

为了解 FLS 联络员应该具备哪些核心能力,研究者本人自行设计了开放式问卷对 30 名 FLS 联络员,10 名开展 FLS 的医生和 20 名脆性骨折患者进行调查。提纲为 1.对开展 FLS 的医生及 FLS 联络员进行调查(1)您觉得 FLS 项目中,FLS 联络员有哪些职责?(2)FLS 联络员应该具备哪些能力才能配合完成FLS 项目? 2.对脆性骨折患者进行调查(1)您对骨质疏松有哪些了解?(2)您骨折后接受了哪些治疗?有哪些注意事项?(3)您最需要护士给您提供哪些帮助? (4)您觉得骨折联络护士最应该具备哪些能力?


2.3 研究结果

2.3.1 形成初始评价体系

FLS 联络员的初始评价体系包括 4 个一级指标,17 个二级指标,91 个三级指标。即知识包括 5 个二级指标及 25 个三级指标;技能包括 6 个二级指标及37 个三级指标;态度包括 3 个二级指标及 15 个三级指标;动机包括 3 个二级指标和 14 个三级指标。见附录 1。

2.3.2 德尔菲专家咨询结果

2.3.2.1 咨询专家的基本情况

本研究遴选的 22 名专家年龄 34~55(43.41±6.50)岁,工作年限20.82±10.13 年,其中正高职称 4 人(18.2%),副高职称 17 人(77.3%),研究生及以上学历 11 人(50%)。见表 2.3。

护理毕业论文怎么写


第 3 章   应用版评价体系的形成 ................................... 23

3.1   研究目的 .................................. 23

3.2   研究方法 .......................................... 23

3.3   研究结果 ......................................... 24

3.4   讨论.................................. 35

第 4 章   结论................ 39

本研究特色和创新之处 ........................... 39

本研究的不足之处................................ 39


第 3 章  应用版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评价体系的形成


3.2 研究对象与方法

3.2.1 研究对象

本研究于 2020 年 3~8 月采用目的抽样法向北京、四川、重庆、南京、湖南、贵州等地开展 FLS 医院的 FLS 联络员进行调查。入选标准 :学历要求本科及以上,职称要求护师及以上;担任 FLS 联络员 2 年及以上;自愿参加本研究者。

3.2.2 研究工具

3.2.2.1 一般资料调查表:FLS 联络员的性别、年龄、最高学历、职称、工作年限、所在医院(是否三甲)、所属科室等。

3.2.2.2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评价体系(测试版):采用 2 轮德尔菲(Delphi)专家函询后筛选的三级条目[45],采用 Likert  5  级评分制,1=完全不具备,2=基本不具备,3=不确定,4=基本具备,5=完全具备。其中 18、21、41 为反向计分条目。见附录 3。

3.2.2.3 美国 6-D 量表(汉化版):美国 6-D 量表早在 20 世纪 70 年代研发,该量表 Cronbach’s  α为 0.844~0.978,6 个维度,52 个条目,可自评(也可用于他评)。汉化后的 6-D 量表,Cronbach’s  α系数为 0.959,信效度较好[46]。本研究使用汉化版的 6-D 量表作为 FLS 联络员核心能力评价体系的校标量表,评价校标效度,内容详见附录 3。


第 4 章 结论

1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评价体系(应用版)包括 3 个分体系,4 个因子,41 个条目:知识:骨质疏松知识 11 个条目(包括 1、2、3、4、5、6、7、8、9、14、15),跌倒预防知识 4 个条目(包括 10、11、12、13)); 技能 20 个条目(包括 16、17、19、20、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态度 6 个条目(包括 38、39、40、42、43、44)。见附录 4。

2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评价体系(应用版)具有较好的信效度,能用于测评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

本研究旨在初步构建有良好信效度的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评价体系,为评价 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提供参考依据,为开展 FLS 提供保障。目前国内FLS 联络员的核心能力尚未形成统一的评价标准,因此,本研究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和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略)

如果您有论文代写需求,可以通过下面的方式联系我们
点击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