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增生患者主观幸福感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的结构方程模型构建

发布时间:2021-12-17 21:59:17 论文编辑:vicky

本文是一篇护理毕业论文,本研究主要以 BPH 住院患者为研究对象,调查了 BPH 患者 SWB 水平现状,并采用 Pearson 相关分析、多元逐步回归分析及结构方程模型深入分析 SWB 的影响因素。


第一章   前言


1.1  研究背景

良性前列腺增生(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BPH)是中老年男性的常见疾病、与年龄和性激素有关。BPH 是一种组织学诊断,其病理表现为前列腺移行区平滑肌和上皮细胞增殖而引起的前列腺增大,其尿动力学显示为良性前列腺梗阻[1]。该病主要临床表现为排尿踌躇、夜尿增多、尿失禁、排尿不尽等下尿路症状(lower urinary tract symptoms, LUTS)[2]。流行病学资料显示,BPH 在 60 岁以上的男性中占 60%,在 80 岁以上的男性中占 80%。组织学诊断为 BPH 的 65岁以上的男性中,约 50%患有 LUTS[3]。随着全球人口老龄化加剧(1950 年 60岁或 60 岁以上的男性占全球人口 7%,2015 年占 11%,至 2100 年可能上升到27%),BPH 发病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4, 5]。

BPH 所引起的 LUTS 对患者生活质量有重要影响,也是导致患者伴发抑郁和焦虑心理障碍的重要原因[6, 7]。夜尿、尿不尽感、排尿困难是中老年男性 LUTS发生率最高的前三项症状,夜尿问题尤为突出,高达 47.5%的患者每晚需夜尿两次及以上[8]。众多研究[9, 10]表明,夜尿中断睡眠严重影响 BPH 患者睡眠质量,导致睡眠不足、失眠等睡眠障碍。由于疾病易复发、治疗带来的各种并发症及不良反应等,焦虑是 BPH 患者常见的心理问题[11]。焦虑可引起盆底肌和尿道括约肌交感神经兴奋性升高,尿道高压,逼尿肌功能失调,加重排尿困难,而神经递质可引起平滑肌细胞内的一系列信号传导,收缩平滑肌,引起排尿反应,加重尿频,因此伴随焦虑情绪的 BPH 患者尿频、排尿困难更明显,前列腺症状更显著[12]。此外,李健等[13]研究者分析了 BPH 患者精神心理因素与性功能障碍的相关性,研究显示,38.3%的 BPH 患者存在焦虑等心理健康问题,且合并的性功能障碍与心理健康可互为因果关系。由于 BPH 具有病程长、易复发、症状进行性加重等特点,对患者睡眠质量、日常活动及各种社会活动均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导致患者生活质量不高。


1.2  研究假设

基于主观幸福感相关文献分析,结合 BPH 疾病特点和本研究的目的,提出以下假设:

护理毕业论文参考


第二章  文献回顾


2.1  主观幸福感的定义与内涵

SWB 是个体如何感知和体验生活的主观衡量标准,被认为是更广泛、更规范的幸福感的最佳可用指标之一[26]。这一研究领域在生理、心理和社会健康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Diener[25]是 SWB 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将 SWB 定义为“个体依据自己设定的标准对其生活质量所做出的整体评价”。该定义突出了 SWB 的感受和思维两个维度:感受是指 SWB 的情绪/情感维度,其中积极情绪多于消极情绪会导致更高的幸福感;思维是指 SWB 的评价/认知维度,其中对个人生活评价主要为积极的,会导致更高的 SWB。1984 年 Diener 提出,SWB有三个特点:①主观性,个体评价 SWB 是基于自己的标准,不受他人或外界标准的影响。②相对稳定性,SWB 衡量的是一段长时间内的情绪反应和生活满意度,而不是某一特定时刻。③整体性,SWB 是对生活质量的一种综合评价,包括生活满意度等反思性认知判断,也包括积极或消极的情绪反应。


2.2  主观幸福感的测量

自评量表是测量 SWB 的主要方法之一,具有较强的主观因素。Schimmack、Oishi 的 Meta 分析[27]结果显示,自评结果具有较好的信度,在生活环境变化不大的情况下,自评结果在短时间内比较稳定(1 个月或更短的时间内,重测稳定性为 r=0.79),其研究结果还表明,自评与他评(如家庭成员、朋友)结果基本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幸福感仍可受一些外部因素的影响。例如,Stone[28]、Golder[29]等提出 SWB 存在日变化和周变化,即积极情绪往往在中午和晚上达到峰值,人们通常在周六比周一更快乐。最新研究发现[30],用电话进行调查研究的情况下,难联系的受访者 SWB 水平在性别和年龄组之间存在差异,例如难联系到的女性的幸福感略低于易联系的女性,而难联系的男性的幸福感略高于易联系的男性。简而言之,尽管有证据表明自我报告 SWB 具有可靠性和有效性,但仍可能受到各种外部因素的影响,可能导致结论产生偏差。 

目前,国内学者主要引进和介绍 6 种衡量 SWB 的标准化测评工具,即总体幸福感量表(GWB)、幸福感指数量表(IWB)、情感量表、费城老年中心(PGC)信心量表、生活满意度量表、纽芬兰纪念大学幸福度量表(MUNSH)。

为保证量表的稳定性和有效性,研究者倾向于使用多项目 SWB 测评量表。纽芬兰纪念大学幸福度量表(MUNSH)被广泛应用于衡量老年人的 SWB 水平,该自评量表由 Kozma 与 Stones 研发[31],杨彦春[32]汉化。刘仁刚[33]等学者在参考原有译本的基础上对量表进行了翻译和修订,试图在保持原意的同时,考虑到我国语言习惯以及老年人的教育水平和社会背景与国外的差异。修订后的量表具有较好的信效度,在老年患者的临床研究中应用情况良好。

护理毕业论文怎么写


第三章  研究对象和方法 ....................................... 12

3.1 研究类型 .................................. 12

3.2 研究对象 ................................ 12

第四章  研究结果 ................................... 18

4.1 BPH 患者的一般人口学资料 ......................... 18

4.2 BPH 患者的主观幸福感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 ..................... 19

第五章  讨论 ........................... 32

5.1 BPH 患者主观幸福感现状分析 ................................. 32

5.2 BPH 患者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因素分析 ........................... 32


第五章  讨论


5.1 BPH 患者主观幸福感现状分析

本研究中 BPH 患者 SWB 平均得分为(21.17±8.36)分,低于国内常模[108](28.70±10.72),同时也低于国内城镇中老年人(31.59±1.95)及社区慢性病患者(36.37±10.03)[46, 109]。各维度正性情感(3.98±2.64)、负性情感(5.63±2.59)、正性体验(6.73±2.94)、负性体验(7.90±2.95),患者负性因子(负性情感+负性体验)高于正性因子(正性情感+正性体验),提示 BPH 患者对生活的综合评价趋于消极,这与李淑霞的研究[15]结果相似。此外,在调查的 412 名患者中,SWB 总体处于中低水平,仅 4.1%的患者对目前生活感到满意,有较高的幸福感。这主要与 BPH 的疾病特点密切相关。BPH 是一种可引发中老年男性排尿障碍的进展性疾病,随着年龄的增长及病程的延长,排尿困难、夜尿增多、尿频、尿急等症状也随之增加,临床症状逐渐加重,影响患者性生活次数及性生活满意度、工作、社交等,导致焦虑、抑郁等消极情绪增加,SWB 水平降低[8, 110]。此外,由于 BPH 被认为是一种正常的生理衰老过程,错过最佳的诊疗时机导致严重的并发症,极大地影响了中老年男性的健康,导致 SWB 水平低下。综上所述,有必要进一步改善 BPH 患者的 SWB 水平,护理人员应根据患者情况制定护理计划并提供有效干预措施,以增强患者对疾病的认识,缓解其消极情绪,提高生活满意度,从而增强患者 SWB。


第六章  结论与建议


6.1  研究结论

本研究主要以 BPH 住院患者为研究对象,调查了 BPH 患者 SWB 水平现状,并采用 Pearson 相关分析、多元逐步回归分析及结构方程模型深入分析 SWB 的影响因素,得出以下主要结论:

(1)BPH 患者 SWB 处于中低水平,SWB 有待进一步改善

 (2)年龄、居住地、文化程度、就业状况、性生活次数、家庭人均月收入、病程、合并其他疾病或症状、BPH 并发症是影响 SWB 水平的重要因素。

(3)前列腺症状评分及症状困扰评分、匹兹堡睡眠质量总分、焦虑总分均与 SWB 呈显著负相关,即前列腺症状与症状困扰评分越高,睡眠质量越差,焦虑程度越高,患者 SWB 水平越低;自我管理能力总分与 SWB 呈显著正相关,即自我管理能力越强 BPH 患者的 SWB 就越高。 (4)多元逐步回归分析发现,家庭人均月收入、自我管理能力是 BPH 患者SWB 的保护因素;焦虑程度、睡眠障碍是 BPH 患者 SWB 的危险因素。

(5)结构方程模型分析表明,自我管理能力和焦虑对 BPH 患者的 SWB 具有直接和间接效应;睡眠质量对 SWB 仅有直接效应。

参考文献(略)

如果您有论文代写需求,可以通过下面的方式联系我们
点击联系客服